【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教工生活 > 健康生活
写给无比焦虑的父母们
发表日期:2014-09-01作者:编辑:出处:花开的声音博客
  

        我们这一代做父母的,个个都无比焦 虑。夏天到了,更容易着急上火。孩子该 上幼儿园的,找不到幼儿园。“幼升小”、 “小升初”的规则变来变去,越变越怪异。 “中考”之后,孩子就进入了上学期间最黑 暗的一段时光,他们开始准备高考,家长 也要陪着提心吊胆。好不容易考上了大 学,中国的大学又怎么样呢?北大、清 华、复旦,这算是中国最好的大学了吧。 碰巧我都去过,要问这些学校究竟怎么 样?嘿嘿,这么说吧,他们的楼都盖得很壮。

      我这篇文章不是要批判中国的教育制 度。我是要写给和我一样的父母们。为什 么我们会这么焦虑呢?一个原因,是因为 我们相信了很多流行的谬误,自己把自己 搞得太紧张、太累。

    流行的观点认为,好孩子是教育出来 的。意思是说,如果你的孩子不如别人家 的孩子,那肯定是你们当父母的过错,谁 让你们不重视教育,不懂得正确的教育方 法呢。从另一个角度去领会,这种观点还 意味着,只要你用心去教,你的孩子一定 能成为你想让他或她成为的那个样子。你 想让孩子上哈佛?赶紧买本《哈佛女 孩》,你想让你的孩子成科学家?赶紧把 他们送到奥数班。快,快,要不就来不及 了,别让孩子输在起跑线!

      一个人的成长是由什么决定的?简单 地讲,一是先天的遗传,二是后天的环 境,缺一不可。但是,流行的观点似乎认 为,后天的环境是唯一重要的。教育的意 义因此被无限夸大。这一观点的隐含假设 是,孩子出生之后,就是一张“白板”,一 张白纸,“好画最美的图画”。著名心理学 家平克(Steven Pinker)在《白板》 The Blank Slate)一书中谈到,因为生 物学,尤其是进化论曾经被像希特勒这样 的一帮狂人们滥用,如今,谈论基因的作 用成了一个禁忌,似乎这样就是要鼓 吹“命定论”或“种族主义”。认为后天的环 境因素是唯一重要的,这明明是一种极端 的观点,但却被当做中庸的主流,认为先 天的遗传因素也起到一定的作用,这明明 是一种中庸的观点,却被当做极端的异 见。

     可是,你自己是知道的。难道你没有 在一旁看着孩子玩耍,心中不禁惊叹:他 或她多么地像我啊,一颦一笑,举手投 足,仿佛都能让你看到自己的影子。看到 孩子受了委屈,或是傻傻地不知所措,你 的心中一阵怜惜,因为你知道,如果换成 是年少的你,你会和他或她一模一样。基 因的力量是如此强大,以至于生物学家道 金斯曾经写过一本极有争议的书《自私的 基因》。道金斯写了那么多的书,甚至专 门写过一本跟上帝较劲的书,但到头来还 是这一本影响最大—但误解也最多。很多 人想当然地认为他要鼓吹“性恶论”,不, 他不是说人生来是自私的,他是想告诉我 们,我们的很多行为并非出于自己的意 愿,而是在服从基因的指令。基因是主 人,我们是仆人。

     心理学家在过去数十年的大量研究表 明,人与人智力或性格上的差异,至少有 一半左右,是由基因决定的。如果一对双 胞胎,刚出生就被分开,在不同的环境中 长大,他们的性格还会非常一样。即使是 同在一个屋檐下,亲生孩子和养子之间的 差异,几乎和大街上随便抓到的两个人之 间的差异一样大。

     不过,不是还有50%的环境因素吗? 至少有一半的机会,我们能够把握孩子的 命运。流行的教育理论告诉我们,有大量 的“科学研究”表明,好家长造就好孩子。 且慢,第一,这些研究确是发现了家长行 为和孩子表现之间的相关性,但相关性不 等于因果性,我们怎么能够证明这背后的 确有因果关系呢?即便是有因果性,会不 会反而是好孩子造就好家长呢?嘴甜的孩 子自然得到父母的更多疼爱,不听话的孩 子自然会让家长更烦躁着急。孩子的性格 不同,家长的反应各异。谁是因,谁是 果?第二,这些研究其实仅仅证明了,家 长的行为和孩子在家里的表现之间的相关 性,家长真的知道孩子在外边究竟怎么样 吗?难道这样的例子还少:家里的小霸 王,到了学校里反而是个受气包,家里的 闷葫芦,到了同学那里却神采飞扬?

     环境确实很重要,可惜最重要的不是 家庭环境。一位特立独行的心理学家哈里 斯(Judith Rich Harris)写过一本书《养 成假说》(The Nurture Assumption)。 她在这本书中指出,在决定孩子性格的外 部环境中,同龄人的社会环境比父母提供 的家庭环境重要的多。孩子们知道,听家 长的话是没有用的,他们早晚要出来混, 混的好不好,不在于家长满意不满意,而 在于同龄人接受不接受。一到自己的世界 中,孩子们就会自动地找到自己的角色: 有人是领导者,有人是追随者,有人是社 交明星,有人是宅男宅女。如果你仔细观 察,就会发现,孩子们仿佛是预装了两套 操作系统,他们会自动地在两套操作系统 之间切换。家长管得严,在家自然听父母 的话,但一到了学校,那言行举止就得遵 守孩子间的社会规范了。那是孩子们自己 的世界:作为家长,你再上心,再有能 耐,也钻不进去,帮不了孩子。你所能够 做到的,无非是为孩子创造一个适宜的环 境,让他或她能够找到和自己差不多的孩 子,不会感到紧张,不会受到歧视。“如 鱼饮水,冷暖自知”,什么是适宜的环 境,只有孩子自己知道。在一个人人都 是“牛孩儿”的环境里,你的孩子如果不够 聪明上进,他会处处遭白眼。在一个全部 都是乡下孩子的环境里,如果只有你的孩 子是城里来的,他同样会被人嘲笑。

     哈里斯谈到,如果把如今流行的育儿 理论放在广阔的历史背景下,就能看出它 们有多么荒诞。在传统社会中,家长对孩 子的最大职责是把他们养大,吃饱穿暖, 但怎么教育他们,那不是父母的责任。非 洲部落有一句谚语:“培养孩子需要一个 村庄”。孩子们和孩子们玩耍,孩子们到 别人家串门,这些社交的经验,对他们的 成长才是最重要的。贾杰德·戴蒙德 Jared Diamond)在他的新书《昨日的 世界》(The World Until Yesterday)中 也谈到,现代社会在哪些地方需要向传统 社会学习。如果说在公共卫生、防范传染 病等方面现代社会要更加先进,那么在教 育孩子方面,现代社会可能比传统社会还 要更加蒙昧。

    于是,我们就成了最焦虑的父母。教 育孩子本来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情,如今 则变成了一种沉重的负担。父母几乎要把 除了工作之外的所有时间都花在孩子身 上,付出了无数的时间、精力和金钱,结 果,却看不到一点成就。美国记者塞妮尔 Jennifer Senior)在一本新书中感叹, 教育孩子成了一件“有乐无趣”(All joy and no fun)的差事。

     那我们该怎么办?难道我们应该对孩 子撒手不管吗?当然不是。孩子是你家庭 中的一员,他们理当得到你的爱。但是, 你爱你的丈夫或妻子的时候,你爱你的父 母的时候,可曾想过要“教育”他们,“改 造”他们?如果不能“教育”他们,“改造”他 们,难道你就会不再爱他们?内心深处, 你难道真的想按照自己的一厢情愿,而非 孩子的本来性情,来“改造”自己的孩子? 如果是这样,那么我们都去支持“基因工 程”,以后就像订午餐一样,预订出自己 心目中的“完美孩子”,岂非最好?

     孩子是上寄宿学校还是走读学校,母 亲是专门在家带孩子还是出去工作,孩子 是一岁的时候学会说话还是一岁十个月学 会说话,到上小学之前会背乘法口诀表还 是不会背乘法口诀表,孩子考试考了一回 第一,或是考试考了一次不及格,这一切 的一切,都不重要。焦虑的父母只能让孩 子感到更加紧张。孩子的成长需要时间, 你的生活也需要时间。

     试试看,能不能把你一颗焦虑的心轻 轻地放下,去体会那种只用眼光欣赏,不 去动手改造,只提供鼓励和支持,不强加 压迫和重负的父母之爱。你没有必要费心 跟别人证明自己是一个好的父母,没有人 比你更知道,你是爱他们的。血脉中无声 地静静流淌的就是你对他们的爱,即使别 人看不到,即使孩子没感觉。孩子是在父 母家里暂住的客人,总有一天,他们就会 离开我们。趁着他们还在,让我们珍惜在 一起的时光。你会在睡前给小宝贝讲一个 童话故事,那只是因为你想要体会这种互 相依偎的美妙时光,跟他或她的大脑发 育,一点关系都没有。

 

位读者读过此文